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怀孕日常饮食 > 北京助孕“血浆治疗”背后的科学原理

北京助孕“血浆治疗”背后的科学原理

作者:青岛福尔泰助孕网时间:2020-03-13 10:08:04热度:65462
连日来,多地新冠肺炎康复者捐献血浆的新闻频频走进公众视线,不时也有专家向更多康复者呼吁捐献血浆。国家卫健委在印发的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(试行第六版)》中,

  连日来,多地新冠肺炎康复者捐献血浆的新闻频频走进公众视线,不时也有专家向更多康复者呼吁捐献血浆。国家卫健委在印发的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(试行第六版)》中,明确提及“对重型、危重型病例增加‘康复者血浆治疗’,建议适用于病情进展较快、重型和危重型患者。”

  血浆治疗?一个让不少人略感陌生的词汇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中国免疫学会副理事长、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副所长黄波说,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,无论是政府部门、科研团队还是普通民众,都在期盼抗体药物的出现,而SARS期间的血浆治疗实践,直接折射出抗体对于治疗此类感染疾病的重要性。

  那么,康复者血浆治疗患者的科学原理是什么?效果如何?血浆治疗是否意味着,只要人类的机体产生抗体,就能控制住病毒?在黄波看来,要回答这一个个追问,先要对血浆、抗体,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有一个科学认识。

  或御敌于国门外,或杀敌于国门内

  所谓血浆,是指离开血管的全血,在经过抗凝处理后,通过离心沉淀,所获得的不含细胞成分的液体,富含血浆蛋白和各种抗体。

  “这其中的抗体,就是人类机体对抗病毒感染最重要的武器之一。”黄波告诉记者,人类机体对付病毒的一个重要机制,就是产生抗体与病毒结合,然后通过多种形式来“杀灭”病毒。

  他以新冠病毒的感染入侵为例,该病毒通过自身表面一种形状类似钉子的“spike蛋白”(也称钉子蛋白——记者注),与人体肺部上皮细胞表面的一种称为“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(ACE2) ”的蛋白质结合,ACE2蛋白随后发生形状结构变化,“携带”病毒进入人体细胞,并利用细胞自身分子,通过化学反应合成新的病毒。这些新的病毒,随后释放到人体细胞之外,利用同样方式感染周围正常的细胞,如此循环。

  “如果有一种抗体‘打破’这一过程,就相当于立了大功。比如,结合新冠病毒表面的spike蛋白,阻断这一蛋白与人体的ACE2蛋白受体结合,从而阻断病毒进入细胞。”黄波说。

  这种针对spike蛋白的抗体,被称作“中和性抗体”,阻断spike蛋白于人体细胞之外,可谓是“御敌于国门外”。相应地,细胞外的病毒,就会逐渐分解。

  除了spike蛋白,新冠病毒的表面,还有包膜蛋白和膜蛋白。针对后两种蛋白的抗体,被称作“非中和性抗体”,这种抗体“上阵杀敌”的方法则是“杀敌于国门内”:与新冠病毒表面包膜蛋白或膜蛋白结合后,非中和性抗体依靠免疫机制,介导人类机体免疫细胞对病毒颗粒的吞噬。

  “因此,非中和性抗体是通过间接作用清除病毒,而中和性抗体,则是通过物理阻碍手段,直接发挥抗病毒效应,是抗体发挥抗病毒效应的主要力量。”中国微循环学会微循环与血液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委、南开大学教授潘雷霆说,从这个角度来看,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血浆一定要含有高滴度的抗体,尤其是中和性抗体。

  潘雷霆告诉记者,大部分新冠肺炎患者康复后,身体血液中都会产生针对新冠病毒的特异性抗体,提取康复者血浆输入患者体内,即引入“外援”抗体,帮助患者机体杀灭、中和病毒,这就是血浆疗法。

  “抗体的神奇之处也就在于此,这对于疫苗研发也有重要的指导意义。”黄波说,如果将灭活的病毒直接注射体内,引发机体产生针对病毒的抗体,便是传统疫苗产生预防接种的效果。

  在他看来,“将疫苗接种机体,产生抗体很容易,但是要产生这种保护性中和抗体,却很不容易,也给疫苗研发带来巨大挑战。”

  抗体并非万能

  不过,除了中和性抗体、非中和性抗体,其他抗体在新冠病毒面前就显得“束手无策”了。

  “只要人类的机体产生出抗体,就能控制住病毒?这种想法可能仅仅是一种错觉,真实情况远非如此,有些抗体甚至可以反过来促进新冠肺炎的发展。”黄波告诉记者,抗体并非万能,一个事实是,有不少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体内,先前已经产生抗体,但依然无法控制住病毒,这是由于抗体的复杂性所导致。

  在他看来,抗体要发挥抗病毒的作用,前提条件是抗体要识别并结合病毒。但是,病毒感染人类机体后,人体内会产生针对病毒蛋白的多种不同抗体——这其中,大多数抗体并没有抗病毒的作用,只有那些“能够识别”病毒表面蛋白的抗体,才可能有抗病毒作用。

  “即便是中和性抗体,也不是万能的。”黄波说,对于已进入细胞内的病毒,中和性抗体是“无能为力的”,而在细胞之外“抵御”病毒时,中和性抗体也只能阻止其中大部分的病毒入侵。

  这就意味着,仍有部分病毒会成为“漏网之鱼”,进入人体细胞。

  黄波说,对于那些躲藏在人体细胞之内的病毒,最终还是要依赖人体T细胞进行“剿灭”。T细胞能够识别被感染细胞表面的病毒蛋白信息,从而对被感染的细胞发动攻击,并将其杀灭,其结局是,被感染的细胞死亡,躲藏在其内的病毒也遭受“被降解”的命运。

  在黄波看来,从这个角度来说,中性和抗体能够很好地“扫除”障碍病毒,从而让T细胞踢好最后的“临门一脚”。

  发挥作用取决于时相

  至于非中和性抗体,也有“不完美的地方”。

  潘雷霆介绍,非中和性抗体可与病毒结合,介导免疫细胞吞噬,这种免疫细胞主要就是巨噬细胞。正常情况下,巨噬细胞在吞噬病毒后,将其包裹在内吞体里,随后,内吞体离开细胞表面,向细胞内移动,在此过程中,与溶酶体融合,而后者体内含有各种各样的水解酶,能够水解病毒,从而消灭病毒。

  不过,病毒也在不断进化,利用一切手段逃过吞噬杀伤,比如病毒被吞噬后,会想办法脱去最外层的包膜,裸露出病毒核酸,然后将核酸从内吞体中,转运至巨噬细胞的细胞质中,在那里,病毒的核酸,则会复制组装成新的病毒,并被释放到细胞外。

  “如此一来,病毒借助此类非中和性抗体,将免疫细胞转变为病毒的宿主,‘化敌为友’,逃逸免疫杀伤的同时,还实现‘自我扩增’。”潘雷霆说。

  那么,非中和性抗体是否“弊大于利”?

  “答案也不是,这要取决于时相。”黄波告诉记者,在病毒感染的早期阶段,巨噬细胞各方面功能完好,即便有部分病毒逃逸到胞浆,巨噬细胞启动的干扰素信号通路,也能够有效抑制病毒的复制和扩增。

  不过,在病毒感染的中后期,巨噬细胞的功能出现变化,病毒则利用“可乘之机”,一方面逃逸到胞浆,一方面大量扩增,而大量扩增的病毒,反过来迫使巨噬细胞激活,进而释放大量的促炎因子,造成对肺组织的损伤。

  “所以我认为,非中和性抗体在早期阶段能够发挥抗病毒作用,但在中后期,可能则会导致肺部免疫损伤。”黄波说,对于抗体的复杂性,需要人们有足够的认识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邱晨辉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  2020年03月10日 06 版

【编辑:朱延静】